当前位置:澳门百乐门 > 澳门百乐门 >

生死课18年,我把“死亡”摆在讲台上

发表时间:2018-04-06

原标题:生死课18年,我把“死亡”摆在讲台上

在学校教育里,学生接受科学的教育,掌握很多工具性的知识,但是没有人教他们死亡是什么,怎么面对死亡。

文|实习生王双兴 编辑 | 苏晓明 胡杰

校对 | 郭利琴

►本文约3062字,阅读全文约需5分钟

为自己撰写墓志铭、在讲台上宣读遗嘱、回忆衰老中的母亲、分享离死亡最近的经历和体验……这些情节,经常出现在广州大学“生死学”课堂上,年轻学子慕名而来,把“生死”写在课本上。

老师胡宜安,是广州大学政治与公民教育学院的副教授。自他2000年开设“生死学”选修课以来,小教室换到阶梯教室,客容量也从最初的三四十人增加到如今的150人。尽管这样,依然有人开玩笑说:每年落选胡宜安的“生死学”的学生,可以绕广州大学操场一圈。

在新媒体和综艺节目中,胡宜安的“生死课”被人拿去和“爬树课”、“恋爱课”列在一起,统称为“大学奇葩选修课”。胡宜安生气,生死无小事,他不能接受这个严肃话题被惯以戏谑。

十八年,他把被回避、被忌讳“死亡”摆在讲台上,和学生一起思考、求解。当年轻的“蚌”在课堂上慢慢张开外壳,胡宜安也在学着从容地面对衰老。

清明假期,缅怀先人之余,听他聊聊死亡这件事,以下内容为胡宜安口述。

胡宜安,广州大学政治与公民教育学院的副教授。受访者供图

(一)

很多情况下,这个时代在屏蔽死亡。

我们走在大街上,我们打开网络和电视,看到的全都是青春靓丽、生机勃勃的东西,有关死亡的话题被压缩到医院、火葬场和墓地。

在我们的传统中,主流文化常常回避死亡话题,人们避讳灰暗和死亡。另一方面,在现代化背景下,很多技术让生命存在的样态发生了变化,比如医学的发展给予现代人无限的想象、渴望和希望:战胜疾病,延长寿命。但是,因为现代技术给了我们的愿景,我们反倒忽略了生命走向死亡这种自然的过程,越来越不了解死亡的真相是什么。

标签 生死 18年 死亡 摆在 台上